不一不二龙

Frozen ivy:

【授翻】萨杰漫画

来自@Yuushishio 的原创漫画,已拿到授权。
授权图在最后。


我超级喜欢这位太太的画风,麻雀的眼睛尤其有毒,故事内容也十分有趣,很有感染力且有深意~


所以就大胆地向TA要来了翻译权,以供广大同好享用,拿到授权后紧赶慢赶终于翻出来了,没想到刚翻完一开Lo太太又出新作了~果真产粮高手hhh~


翻译时我尽量遵循“信达雅”,
不过仍然建议有能力的小伙伴去阅读原作,
翻译作品毕竟带了个人思想在里面
原作链接:http://yuushishio.lofter.com/post/1eecf2dc_10870750


话不多说~祝各位看得开心~



From original comics of @Yuushishio  , i have got the right of translation ~ Screenshot in the final ~ I Really keen on Yuu 's comic style, especially sparrow 's eyes~

Yuushisho ' s stories are very interesting and infections ~So i requested the right of translation from Yuu , in orders to serve SJ fans ~

I have just finished the translation , Yuu 's new comics are uploaded~ hhhhh ~ so efficient

Although when i was translating, i made every effort to follow the “FEE”and original plots ,
i recommend SJ fans who have able to read the original comics for the better experience ~

Translated comics have translator 's individual thought ,it comes with the territory ~
Here is the original linkage:http://yuushishio.lofter.com/post/1eecf2dc_10870750

Have a good time ~

娇妮待扑:

翘臀我忍了睫毛我忍了锁骨我忍了大长腿我也忍了
但是这个腰??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喂!
最后的表情很让我想入非非啊小伙子!
共9p喔

应小可爱们的要求把这套的普子也给修出来了!其实我也超喜欢这套打扮的ヽ(゚∀゚)ノ但是光线太暗镜头太少了QAQ

说起来真的没有人!想写这个设定吗!我好想看【高冷傲娇的狱花被一群犯子调戏酱酱酿酿,虽然很会蛊惑人但实际谁都不给上吊着所有人的胃口,最后直到老萨成功占有羡煞旁人】的戏码啊…就当点个梗求文手太太们给粮感激不尽!

个人萨杰产出整理

nichoLee:

连载那篇因为po主要搞事情正在重写第15章这几天就会更新,特以此混更(你特码!


 


产出时间跨度为:2017/5/28~2017/7/16


 


<走心区>


①《JoJouShi/叙情诗


② 《Same Old Love/从一而终


 


<走肾区>


① 《Despacito/操之过急


② 《Mustang kids/野性难驯》ABO


③ 《得不偿失》ABO


前篇 / 后篇


④ 《S for Salazar's'/任君挑选


 


<卖萌(?)区>


① 《怕猫是麻雀的天性


 


<连载区>


《Mr & Miss Salazar/有其父必有其女 》ABO


—01—/—02—/—03—/—04—/—05—/—06—/—07—/


—08—/—09—/—10—/—11—/—12—/—13—/—14—


 


<坑(?)>


Jack Sparrow亡命天涯的一生》HP&神奇动物 AU


 

飞翔的河南人:

就…灵魂画一下麻雀和猹的泰坦尼克号【不

强势鸽子:

萨拉查爹爹心好累,开了一天的会,回到家还要拾掇三个孩子23333

最近好想画甜甜的日常! 大概是上班有点累~哭哭~

【all杰克/主杰克父子】cola(5-6)

勇者大人有点饿:

5
  和海上屠夫这一战因为杰克的出色表现,他们海盗公会总算是松了口气并且扳回了一局。
    海盗们都很高兴,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笑容,所有看见蒂格的人都会不厌其烦的向他夸赞杰克是有多么的天才。
    “你应该为他感到骄傲。”
    “他太棒了,他天生就是一名海盗!”
    “他将会成为新的海盗王,我们支持他!”
    络绎不绝的赞扬让那个本来就心高气傲的臭小子更是拽得像只臭美的孔雀,还把船员们的贡品全部都挂在了身上生怕别人看不到一般。
    不过,这也是他靠自己赢得的。
    蒂格除了在心里偷偷嘲笑一下对方臭屁的性格,也没有多说什么。显然那贪心的小家伙根本不满足于那些贡品,所以才会在庆功宴之后醉醺醺的跑来找他。
    “嗨~Daddy,晚上好啊……嗝!”杰克一进房门就打了个酒嗝,一边嫌弃的用手扇着那气味一边摇摇晃晃的走向蒂格。
    蒂格坐在桌前,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儿子好似没了骨头趴在桌上吐着酒气,一双眼迷离的找不到对焦。
    “呵呵,两个Daddy……”他噗噗的笑了起来,脏兮兮的手指在蒂格脸上摸来摸去,“那不正好,我可以得到两份奖励了。”
    蒂格半眯起了眼睛,伸手一把捉住胡乱动个不停的手,又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张手绢,将朗姆酒全部倒在手绢上后擦拭起了对方的手指。
    “想要什么奖励?”蒂格认认真真的将那些缝隙里的污垢全部清理出来,随口问了句。其实他一早就打算送对方个礼物,但他没想好,杰克从小到大就表现得这也想要那也想要,可实际上却又什么都能放弃。
    这个问题也难住了杰克,他歪着脑袋作思考状,身体缓慢的向前蠕动,最后整个人都爬上了桌子,面对着蒂格坐在桌上,两条腿随意的踩在了蒂格椅子的扶手上。“我得想想……你的酒窖?”
    “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嗜酒如命的蒂格面带和善的微笑,只不过抓着杰克的手微微用上了力气。
    杰克立马改口道:“开玩笑的!别激动,我只不过提个假设而已!”他舔了舔下嘴唇,边思考边盯着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眼皮轻轻阖上又睁开一小条缝。
    “困了吗?”蒂格温柔的询问道,手上的动作也轻柔了不少,他拿手绢包住杰克骨节分明的手指,从指尖慢慢按捏到根处,原本白白净净的一张帕子现已变得又脏又臭。
    困意绵绵的杰克脑袋像小鸡啄米般的点了又点,呼吸也逐渐变得平缓,含糊不清的喃喃道:“可我还没得到奖励。”
    蒂格无奈的笑了,他放下帕子,对方的双手已经被擦的干干净净,指尖泛着红,手掌心还有着酒香味。“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奖励?”蒂格抓着那双手放在了唇边,舌头舔过指缝,在两根手指柔嫩的内侧来回舔弄。


剩下的走链接: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25448266208398


评论也会当链接!

【萨杰】尴尬癌

五月病:

*加勒比海盗5 萨杰


*萨杰太好吃


*OOC,OOC,OOC



(1)


在萨拉查的概念里,睡过了,那关系就变了。


如果那个人他又正好看上了,就结婚好了。



“不不不不,你这完全是歪理!”


杰克张牙舞爪地表达自己的不满:“我怎么可能跟一个西班牙佬结婚?我是不会以后去乡下种番茄的!”


实在不忍看见西班牙人被无知地黑成这样,亨利插嘴:“你最后还是要安定下来,杰克,你不可能一辈子呆在船上。”


“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杰克露出假得不行的笑,被怼了的特纳家年轻人知趣地闭上嘴。他试图让自己看得真诚可信一点,转头对萨拉查说:
“听着,亲爱的萨拉查船长,萨拉查长官,没有结婚,没有黏乎乎湿漉漉的爱情故事,您要是没有事的话,可以离开我的黑珍珠了吗?”


“你昨天晚上可不是这样说的,斯派洛。”


“真的对不起,我说过什么了吗?”


“你要是嫌钱少,我再加十个金币。”


“才三十个金币?我看上去就值这么点?”


“五十个?”


“还不错。”


“你是说杰克用五十个金币把自己卖了?”


瘸子家的女儿震惊地看向亨利。


“准确说是一百个。”


黑珍珠号的大副从旁边飘过,幽幽地来了句:“死人说……抱歉,萨拉查船长说他已经给过杰克五十个金币算作聘礼。”


“我觉得杰克不会结婚的,他一定又有了什么馊主意。”亨利望了望不远处停着的沉默玛丽号,忧心忡忡地说。


“那就在馊主意发生前阻止他。”


“亲爱的萨拉查,你一定理解错了,我从来没有说是要和你结婚,我只是答应在你船上做一年苦工,嘿!”杰克一边挣脱着要给他换衣服的人,一边大喊大叫。


“闭嘴,斯派洛。”海军对着镜子整理衣领,之前让这只麻雀洗澡已经废了他不少精力。


“你再考虑考虑吧长官大人,”杰克伸出手,冲着萨拉查仿佛作法一样哗啦啦直抖,“结婚是青春的坟墓!你会葬送余生的!”


“我已经死过了两回,而且,”海军冷笑,“答应在我的船上做工就是我的人了。”


他忙不迭地做最后挣扎:“可我已经和黑珍珠在一起了!你忍心拆散一对天作之合的恋人吗!”


“没关系,她现在有玛丽了。”


“我的好姑娘才不要你的玛丽!”


这对话让尴尬围在一旁的黑珍珠号水手更加不自在。卡琳娜听得头疼,胃一阵翻滚,没忍住,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响亮的干呕。


……


一片寂静。每个人脸色都有种发绿的趋势。


吉布斯紧张地盯着面色瞬间冰冻的海上屠夫,生怕他一剑下来把他们捅个对穿。即使他已经恢复成了诅咒前的模样,也不能减少他此刻寒光四射的眼神的杀伤力。


“黑珍珠会被你淹死的!”


杰克的确是个好船长,比如他能毫不顾忌地继续他的话题。


萨拉查忍无可忍地抓住他的手腕,力气之大让海盗小声痛呼,“你再吵,我就让你淹死。”


过了半晌,当每个人都以为杰克放弃了,才听到他不情愿地嘟囔道:“我其实不喜欢窒息性高潮。”


海上屠夫深吸一口气,把戒指不由分说地套上麻雀的手指上。



(2)


“吉布斯!”


“……萨拉查船长没有和你在一起?”


“你在说什么呢,快闭嘴。”杰克嘴角抽搐了两下,毫不犹豫地向他的大副抛出问题:“吉布斯,你和男人做过吗?”


“噗——”


可怜的大副一嘴酒全都喷了出去,差点没呛死。


杰克好像没看到,自顾自地说:“你一定要试一下,做的时候心情舒爽极了,仅次于在天上飞。”


“你在天上飞过吗?”


“还没有。”


靠,吉布斯恶狠狠地翻了个白眼,他为什么要和这个“有夫之夫”进行尬聊。



(3)


说实话,吉布斯还是更希望他家的船长不要结婚。


没结婚前怎么说呢,还有点羞耻心,船长的尊严(尽管吉布斯很怀疑这点)起码让杰克叫床会忍着点。而现在,羞耻心这东西都是一回生二回熟,这不要脸的家伙每次恨不得让全船的人都听到他的浪叫。


“我受不了!”


平特和瑞杰蒂面面相觑,看着女巫红着脸从黑珍珠上跳下去,感谢上帝,她记得弄了只木船。


吉布斯愁眉苦脸,看来今天晚上他又要海上灯火对愁眠了。


“妈的逼的的萨拉查!”


老远就能听到他家船长愤怒的吼叫,伴随着东西摔碎的清脆声。不是吧,吉布斯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他竟然摔了自己最喜欢的瓷瓶。


“我的朗姆!混蛋!你竟敢把我的朗姆扔进海里!啊啊啊啊啊离婚,没什么好说的,离婚!”


记得杰克什么时候说过来着,张口闭口离婚的女人都该被丈夫好好打屁股管教管教,现在他自己就变成了这副小女人样。


没多久西班牙人的声音也紧跟着出现,不过明显强忍着怒火,“没见过你这样喝酒的,岁数不小了喝酒对身体不好。”


“呸呸呸,”杰克不甘示弱,“我现在跟你比喝朗姆能把你喝到桌子底下去。还有你竟然嫌我老!”


然后又是一波砸东西的声音。


他们把黑珍珠当什么了?吉布斯忍一忍一忍再忍,吵个架都能把船长室砸个稀巴烂,怎么不去沉默玛丽号吵?


刚这么想着沉默玛丽号就开过来了,勒萨罗中尉跳上黑珍珠号,熟练得不能再熟练——如果你每天也这么跳几次你也会很熟练。


吉布斯全程面无表情看着这人走进船长室,出来时和海军军官一人扯着杰克的一边手臂,把他拖着向西班牙贼船走,被带走时还不懈地朝他家丈夫竖中指。


吉布斯很想捂脸,太丢人了,太他妈丢人了。



(4)


亨利被吓得一抖,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杰克在……在戴耳环。


见识过这位加勒比海传奇编辫子画眼线后,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能适应大风大浪了,可这次的浪也忒大了点,直接把他掀进海里。


“小亨利过来过来,”杰克朝他勾手指,“你看看这个角度怎么样?”


亨利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在那一瞬间有种想和卡琳娜退婚的冲动,如果结婚后要变成这样子……特纳家的年轻人打了个寒战,往好处想,父亲也没多大变化。


“呃……其实你戴蓝宝石更好看。”


“我就说嘛!”杰克愤愤不平,要不是手上有耳环估计会举双手赞同,“西班牙佬非说红宝石好看,我又打不过他。”


“……”不是很懂你们。他好像知道的太多了。


“好啦好啦你可以走了。”


“…………”


亨利在关门前瞟了眼杰克,正好看见海盗把红宝石耳环扣上。上帝,他小声惊叹,那一刻杰克真是妩媚极了,女性化十足的动作在他身上没有一丝突兀,反而诡异的性感。亨利觉得自己有必要清醒一下,同时对卡琳娜说了声抱歉,他真不该把他们俩对比的。


“我们家船长年轻的时候更好看……嗝儿,”黑珍珠号的大副喝得七荤八素,“当然现在也很好看。”


“那是,我第一看见斯派洛船长时,他在桅杆上挂着,”马格达长官凑过来。


桑托斯长官也加入了话题:“用我们船长的话来说,就像一只小鸟,那屁股,那腰,啧啧啧啧。”


亨利:“……”


好尬,尬死他了。


接下来这三人的话匣子显然都打开了,聊得很开心,自娱自乐交流感情。他们的对话非常简单,一个人说:“呵呵呵呵呵呵呵。”另一个回答:“哈哈哈哈哈哈哈。”第三个人接着说:“嘿嘿嘿嘿嘿嘿嘿。”


亨利:“…………”


他想卡琳娜了。



(5)


萨拉查越来越适应丈夫这个角色。


他总能找到杰克藏起来的朗姆酒;杰克出海时他总会跟着;他会制止杰克到处闹腾,麻雀蹦哒时生气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但最让两艘船的船员崩溃的是,没节操的斯派洛船长自从和西班牙佬搞上瘾后总是欲求不满,嚷嚷着让所有人都听到。吉布斯十分赞同海军军官,杰克那个小身板要是被西班牙佬多睡个几次,怕是要报废。但是他自己显然不是这么想的,对着一个不解风情的南欧老干部无论怎么诱惑对方都不为所动,那滋味,酸爽。


“你在烦躁什么?”


萨拉查被他家麻雀在身边翻来覆去吵醒,皱着眉点燃煤油灯。


“我有吗?”海盗哼哼两下算作答复。


他掀开被子,把麻雀故意扭过去的脸扳过来,男人冰冷的眼珠里浮出海盗装作无辜的面容。


“我一直以为你的眼睛是黑色的,现在才发现,她的深处是深褐色。”


“你真无聊,长官,”杰克把眼睛用力向上翻,“睡不着的话我建议您下船游两圈。”


“你有心事。”


“我?有吗?”


他注意到这只麻雀越来越喜欢一个人望向地平线,或者在船上急促地来回走来走去。


萨拉查凑近身旁的人,看到对方眼神不自然地闪烁了一下。“说吧,你在想什么。”


麻雀沉默了一段时间,终于闷闷地开口:“这不公平。我第一次见你你比我大不少,而现在该死的你一点没变!”说完他直接转过身。


他原以为杰克永远不会在意外在的东西,他的整个心装的只有黑珍珠和大海,现在他开始注意到他以前最不屑的东西——容貌、年龄,西班牙人无声地笑了笑,他是不是可以认为他的小麻雀心里已经走了他?


“放心吧,”他从后面揽住麻雀,感到身下的人一瞬间僵硬,“你在我眼里从未变过。”


“诶,恶心死了,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曾经致力于找到不老泉,永生的梦境一直萦绕在他心里,直到他认识自己真正渴望的东西是自由。很少有人知道,杰克最无法忍受的东西是那些甜腻腻的表白,他可以变得迷人,可以做一个人人都爱的大众情人,却接受不了那些诸如“我爱你”或者“我喜欢你”的话语。


“Te amo。”安洁莉卡最后这么说,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尴尬地离去。


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和什么人在一起,更不用说结婚。


但,黑暗中西班牙人温暖的怀抱让他很快有了睡意,这样也不错。



(6)


他们从没有称呼过对方的名字。


“这很正常,他叫我斯派洛,我叫他萨拉查,有什么问题吗?”


杰克转着罗盘,淡定地走过甲板。


——调情的时候就不会这么叫了,他很确定。




(7)


杰克·斯派洛会随着年龄继续增长失去他那副迷人而不羁的深邃眉眼,不过谁在乎呢?


吉布斯还有黑珍珠上的水手曾以为这两个人撑不过两个月,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了阿曼多·萨拉查就是那个能忍受杰克一辈子的人。


“我现在已经完全不靠谱了,以后可以更加不负责任地活着。”


杰克眺望远处,金色的太阳从海平面上一跃而起。


“先生们,现在,让我们驶向自由的一方。”


END

【海盗大会.杰克家族片段】呃也许算是用中文重写一遍?

母鸡:

海盗们都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为一个身材高大但单薄的老人让路,他穿着一件深红色的厚大衣,上面绣着密密麻麻的银制的刺绣。杰克十分意外地看着他。他乌黑卷曲的头发用绿色头巾裹着——跟杰克一样的款式。他的金牙和手指上的金戒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有乱蓬蓬的山羊胡子,一个大鼻子,一双锐利的眼睛——此时正凝视着杰克。
“小杰克,”他说,“你来这里这真是个惊喜。终于来拜访你的老爹了,是吗?“
黑珍珠上的海盗们都吃惊的睁大了眼,瞪着他们的杰克船长和码头上的老人。
“那个——他——他刚才——”琼吐沫横飞,结结巴巴地说,“他叫你小杰克吗?”巴博萨夸张的大笑着。
“船员们,来见见蒂格船长,”杰克咬牙切齿地介绍着,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马达加斯加海盗王。”蒂格隆重地摘下他的双角帽,把帽子拿在手里做了一个优雅的鞠躬。卡罗莱纳州可以看到杰克得到了他的华丽的登场。“正是我。又是什么幸运的风把你吹到雷柏塔利亚了,小杰克?还是像往常一样需要救援吗?“
“一点也不,”杰克说,昂首挺胸,让自己看起来高大,“正如你所看到的,我是这艘伟大的船的船长,这艘船是我的,我还拥有我自己的一切,我根本不需要任何救援!”
“除了影子领主满七大洋追逐你的事情。”巴博萨毫不留情面地指出,他巴不得看杰克笑话。
蒂格竖起了眉毛,看得出来他的不愉快。“没什么!别理他!杰克大声喊道,“我们只是在这里补给,然后我们将继续我们的航行。凶猛的海盗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很忙,所有的事情都,呃,抢劫。当然是抢劫。轻而易举地抢劫——一点点吧。”
蒂格船长眼睛看向了黑珍珠。“好吧,小杰克,我得说,你这儿有一艘漂亮的船。比你开始的那个好得多。那个漏水的旧水桶叫什么来着?“
“藤壶!”琼哭笑不得,他当然记得比现在更年轻——或者说幼稚的的杰克·斯帕罗和他们的朋友阿拉贝拉和图们航行加勒比海的事情。
“是的,哈——哈——哈,”杰克说道,显然气坏了。“你要知道,藤壶是一艘伟大的、非常神奇的、适合绝大部分的水手的、受人尊敬的船。它会让我受益很多年,如果你没有让它被皇家海军炸毁的话。”他厉声地顶撞蒂格。
“你应该感谢我,”蒂格平静地说,依然盯着黑珍珠,“你显然在这世界闯荡时长大不少,但我想知道这个成长还会持续多久。”
“不需要你添油加醋,”杰克说,“现在,如果你原谅我们,我们有一些权钱交易的事情可以商谈。”他挥了挥手让巴博萨开始放下跳板,他打算马上过去会会蒂格。